撸贷大军崛起:一次撸几百个超利贷 下款50万买

2019-08-12 04:03:58 93

现金贷开始地下化之后,形成了超利贷市场,业内将其称为“714高炮”。它提供的,是借款周期为7天到14天,年利率超过1000%的产品。

据业内人士分析,超利贷产品已逼近上万个,很多平台都极小,放款量可能只有几百万。

在超利贷市场之下,崛起了一个庞大的“撸贷大军”。

他们专门针对“714高炮”下手,买一张电话卡,养卡半年后,一次性下载几百个超利贷APP,开始操作。

“一次性撸了50万,然后买了房,买了车。”被撸贷圈封为传奇的苏影称。

当然,他们也从来没准备还钱。款下来之后,电话卡会被直接剪烂,人直接“蒸发”。

他们喊着口号,在网上集结成群:“我们不是老赖,只是高利贷的终结者。”

撸贷大军甚至与平台风控勾结,与中介联手。一出“黑吃黑”的大戏,正在轰轰烈烈上演……

01?养卡攻略

在QQ上,各大“反催收群”“强制上岸群”“口子群”,都开始演变成撸贷大军的大本营。

他们不再讨论如何上岸、如何对付催收,而是在讨论怎么撸下“714高炮”。

每撸下一家,他们就在群里分享战绩和心得。他们将撸贷称为“发工资”。他们也把APP的分组,标注为“工资”。

一个撸贷者,把网贷APP组的名字,标注为“工资”

在撸贷圈,苏影是一个传奇人物。

他曾一口气撸下了几百个平台,入账近50万。“我用这钱买房买车,在我们当地已算小富豪了。”他说。

苏影原本是一名催收员,干了4年左右,“赚的钱刚刚够填个温饱”。

和撸口子的老哥们接触久了,他发现,撸贷才是“轻松发财的捷径”。

因为懂催收,懂一些风控策略,苏影制定了一个为期7个月的“作战方案”。

去年4月,他将所有的电话号码注销,新买了一张实名电话卡,并换了一部新手机,然后开始“养号”。

他在做催收的时候,存了很多借款用户的通讯录,接下来,他就往自己新的手机中,导入了几百个比较优质的电话号码。

“然后我给一些送外卖、快递的人打电话,电话都是真实的,就这样伪造了一些通话记录。”苏影称。

他明白,光是这些还不够,还需要一些鲜活的号码“养号”。

于是,他在网上集结了一个“养号群”,召集了一群和他一样养号准备撸贷的人,大家没事就相互打电话,增加更多的真实通话记录。

7个月之后,苏影开始了他的撸贷大作战。

他早就调研过市场,每天都在更新好下款的“口子”。

他一口气下载了几百个超利贷APP,然后在两天之内全部完成申请。

“必须在两天之内完成,因为数据很快就会被打通,越往后,越不能下款。”苏影通宵不睡,忙着填写资料,申请贷款。

“最终战果是近50万。”他经常在群里晒自己的下款截图,从此在撸贷圈被“封为神明”。

当然,苏影从来没有准备还这些钱。

贷款到位之后,他直接把电话卡剪掉,再不使用,然后人间蒸发。

因为通讯录都是伪造的,他的朋友和家人们并没有受到催收的骚扰。他身份证上的地址已遭拆迁,“就是一块工地了”。

但还是有一些厉害的催收,找到了他原来的工作单位和以前的租房地址。“但没用,我早就和原来的人断了联系。”他说。

尽管他用撸贷的钱买了房和车,但这也意味着,他将和原来的生活完全告别。

截至目前,苏影都没有办新的电话卡,“一办新的卡,催收就能找到我,我干过这行,知道实名电话卡找人很容易”。

此后,他也不可能再从任何金融机构获得贷款。

“一旦逾期,就进入黑名单了。我的策略,就是要就不干,要干就一黑到底。”苏影称。

此后,他的养号攻略在圈内广泛流传。

已经有不少撸贷者称,自己用苏影的方法,从少则几十个平台、多则上百个平台撸到了钱。

在网络上,至少有几十万的撸贷大军集结。

2017年年底,现金贷监管之后,用户出现了分层。

一部分用户强制上岸,还清债务重新做人;一部分用户大规模逾期,直接变成黑户,用业内的话说,就是“彻底死掉”。

而还有一波用户,被新崛起的超利贷捞走。

其中的一部分,就沦为职业的撸贷大军。

他们久经沙场,被行业周期多次洗礼之后,深谙现金贷的套路和催收方式。

他们开始依附在行业之上,借着吮吸行业的暴利而活。

苏影发现,自己的群里,大多数是男性,年龄在23-50岁之间。

他们很多都不想工作,没有正经职业,很多人都会网赌。

他们痛骂“催收狗”,恶怼超利贷,并认为不还钱是天经地义。他们甚至还占据了道德高地:“我们不是赖,我们只是网贷的终结者。”

02 中介集结

崛起的撸贷大军背后,还有一波推波助澜者。

一大群中介也杀入超利贷行业,在中间疯狂吸食利润。

在内蒙古的偏远地区,林飞龙安营扎寨,成为当地小有名气的撸贷中介。

他发现,和竞争大、监管严的沿海地区相比,这里堪称一片未开垦的沃土——当地非常闭塞,很多人甚至都不知道现金贷是什么。

最早,他的客户都是当地中介推荐,如果一天下款1万,客户拿5000,剩下的5000,由林飞龙和另一个中介对半分。

很快,当地人就发现,撸超利贷,是一条致富捷径。

如果只撸7天还款的超利贷,在6天之内,就可以下款6万。而当地人均月收入只有3000-4000元,这笔钱,比他们一年的收入还多。

客户开始主动给林飞龙介绍亲朋好友,他的中介生意越做越大。

2018年年底,林飞龙帮一个征信不佳的客户,从P2P、借条和超利贷平台,撸出了40多万。

也是在这一年,15天里,他为一个客户撸到了60多万,从中收取了10万。

“这个客户用撸到的钱买了一套房,现在准备结婚了。”林飞龙说。

中介的收入不低。“最高的时候,月收入50多万,即便最近行业很不好,也能有大概10万。”林飞龙透露。

在中介圈,25%的提成算是良心价。

还有一些中介,直接提成70%到80%,可能用户到手100元,就要还1000元。

对于那些提成超高的中介来说,他们的月入金额会翻数倍。

中介比单个的撸贷者,经验更为丰富。

他们在行业长期摸爬滚打,信息迭代速度极快。

大中介章海,就是擅长撸借条的高手。

借条都有一套自己简单粗暴的风控措施。比如,部分借条平台的审核员,会要求客户提供此前的还款记录。

他曾帮客户在“有脉金控”旗下借条平台“有凭证”上打假借条,制造聊天记录和转账记录。

林飞龙则擅长制造假象,迷惑敌人。

他会把客户的复贷记录养一段时间,让其显得完美无缺,再选择四五家借条平台,同时进件。

“如果接到平台审核电话,我就说等一下,现在不方便,与此同时,迅速操作。这样一来,风控很难发现。”

他还凭借自己在多年前销售信用卡时建立的人脉,“买通了一些现金贷平台的风控主管”。

“每下一笔款,我就给他10%的提成。多的话,一年之内,他们就可以赚几百万。”林飞龙说。

除此之外,业内还开始出现专门的培训班,培训职业撸贷者。

“在?西,有?帮?专?收集容?下款的?炮平台,然后对外输出线下培训和后期线上的?子更新。”章海说,想去培训的撸手,需要缴纳3万元学费。

他还表示,合肥也有这样的培训班,学费是2万元。

一本财经记者也加入了一个这样的培训群,导师会每天更新各种口子,并传授撸贷技巧。其中,也包括如何养卡。

“一个月的培训费,我都可以收几十万。”培训班的负责人何晨称。

这些中介群和培训群,让撸贷群体能互通有无,迅速集结。